地方頻道:
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>企業資訊
一套培訓課1萬元 誰在批量“制造網紅”?
2020-08-10 10:01:12   來源:今日湖北   分享:
0

網紅已經成為一個形容詞。

大到吃、穿、用、住,小到美甲樣式、拍照軟件的濾鏡,在小紅書搜索“網紅風”,有超過30萬篇筆記將“網紅”的方方面面一一拆解,為年輕人提供拍照樣本。

小紅書“網紅風”的搜索頁面

真的成為一個網紅很難,拍出一張像網紅的照片就簡單多了,也許這能解釋為什么女孩們會愿意追隨相似的照片風格。

但你有沒有想過,你看到的“網紅風”都是從哪里吹起來的?

CBNData消費站(下稱C站)發現,其實每一張“網里網氣”的照片背后都有標價,從攝影師到模特,“網紅照”背后有一整條流水線。

誰在制造網紅照?

早在2018年,抖音就靠各類網紅拍照技巧出圈,攝影師陳星星也是最早一批吃到流量紅利的人。

“反差色+閃光燈”、在頭上套塑料袋拍照……抖音上的拍照技巧你試過哪個?

18年3月,陳星星用手機給朋友拍了一組賞櫻的照片,錄屏剪成短視頻后迅速獲贊140萬,“那時候抖音上這樣的(教程)內容還比較少,給我推了一個星期的首頁”。這條視頻為他帶來了15萬粉絲。

現在在新抖搜索“拍照”,有超過400個抖音號帶有“學拍照”、“教拍照”等字眼,關鍵詞換成“攝影”,賬號數量則攀升至1000個以上。

對于攝影師來說,這些網紅照既是自媒體平臺的內容,也是他們獲客的流量來源。

陳星星告訴C站,拍攝類的業務對攝影師個人風格要求很高,首先要符合主流審美,“拍大家喜歡的東西,才會有更多人找你”,但是在此基礎上“又要跟別人不太一樣”,尤其是今年受疫情影響,很多拍攝工作無法開展,擁有巨大流量的抖音自然成為攝影師不能錯過的機會。

你可能想不到,攝影師為了“恰飯”不得不追逐流行,網紅照中的這些模特竟然也是“批量生產”的。

“杭州oc模特培訓機構”就是這樣一家專門教學“對鏡自拍、對鏡自拍視頻、抖音街拍視頻”的機構,創始人“張瓊瑤emma”在抖音上的自我介紹是“一名教拍照的人民教師”。

在她的評論區,有網友質疑“自拍也要教”,也有網友認可這種培訓,覺得“拍照看起來簡單,其實真的很難”。

oc模特的培訓課程統一在杭州蕭山進行,學費從6800元到16800元不等,一節課最多可以容納35人。而且,據客服透露,“報名需要提前一個月預約,98%的學員都是從外地過來上課,最遠的有從新疆、云南、香港、歐洲飛過來的”,全部路費和食宿都由學員自理。

從oc模特的官方抖音來看,這門課的確火爆,課堂上人頭攢動,每周客服還會在朋友圈發一次課程結業照,招生對oc模特來說一點也不難。

但是真的有這么多人需要學習拍照嗎?這些“批量制造”的網紅都去哪兒了?

答案不難找,這些經過培訓的網拍模特最后多半會成為服裝主播、時尚達人和服裝商家的模特,不少學員的微信名字里就帶有“某某女裝”的字樣。

杭州本身就以“網紅之都”聞名,遍地是MCN和服裝商家。像oc模特這一類的機構,就承擔起了培訓、輸送“網紅后備軍”的角色,而對學員來說,上萬元的學費相當于一張成為網紅的入場券。

oc模特客服經常在朋友圈發一些服裝模特的招聘

無法成為全職網紅、模特,還有很多靠拍照就能賺錢的方法,比如付費買家秀。

某原創服裝網店的運營Dylan向C站透露,其實大部分網紅店的買家秀都是假的,“讓他們下單拍完照之后再把衣服寄回來,一套買家秀50~80元,有些模特會接很多店(的訂單),你去看可能會找到熟臉。”

對中小商家來說,買家秀非常重要,質量高的買家秀可能會被選為“精選買家秀”,提供額外的流量,所以也就催生出了許多專門接拍買家秀的機構。Dylan告訴C站,這些機構不難找,“你開店之后他們會自己來找你”。

Dylan也試過投放幾十萬粉絲的成熟網紅,甚至還曾經有一名參加過《創造101》的女團選手來私信他們,想要他們送一套衣服穿出鏡,但是“完全不帶貨”。

類似服裝行業中“付費買家秀”的這種營銷方式,其實早就在美妝和零食行業中盛行,有付費+送產品,以及單純送產品、不付廣告費這兩種模式。這種推廣對博主的粉絲量幾乎沒有要求,只是需要找一些年輕、漂亮的素人來“充人頭”,為品牌制造社交聲量。

紅通告小程序上的部分推廣訂單

在微博上有近3000粉絲的44自稱是個“尾椎骨博主”,她也接過幾次付費試用的推廣。盡管費用不高,相應的,品牌方也不會對她的植入方式有太多要求,對學生來說,算得上是個優質的零花錢來源。

相比投放頭部網紅或明星,這種合作模式投入成本更低,很多素人的實際轉化效果也不差,對品牌來說顯然更劃算。

除了拍照,他們還能怎么變現?

回到網紅照的生產端,C站盤點了抖音上粉絲量靠前的攝影號,發現可以分為兩類。

一類是以模特角度分享拍照技巧的賬號,比如“愛拍照的木子萌”、“媛媛醬”、“小岳岳的拍照魔法”等,拍照怎么“顯腿長、顯瘦、顯白”、在“宿舍、樓梯間、花叢”拍大片是他們常見的內容方向。

這類賬號同時擁有顏值達人和攝影教程號兩種屬性,既可以帶貨三腳架、穩定器,又可以帶貨美妝、零食,變現手段更加豐富。

頭部MCN也在試水攝影垂類賬號,彥祖文化旗下的“媛媛醬”就是其中一個。新抖顯示,媛媛醬近30天的直播銷售額超過95.88%主播。

盡管超過80%的粉絲是年輕女性,媛媛醬在手機支架、自拍美顏燈等3C數碼產品上的帶貨表現也很突出,這是她區別于其他顏值主播的一個特點。

圖片來源:新抖

另一類攝影號的背后則是專業的攝影工作室、APP和攝影師。

其中也有小部分賬號可以接到推廣,但商業價值遠不如博主自己露臉的模特賬號,星圖上的報價也驗證了這一點。“澤一拍照教學”在攝影師中已算頭部賬號,但其星圖短視頻報價要比粉絲體量相近的“媛媛醬”低2萬元。

這類專業的攝影號往往是依靠攝影教程變現,分為線上課、書籍和線下的面授課3種形式。

C站發現,攝影教程的售價差距極大,百元以內的課程居多,但收費上萬的高價課程也不在少數。

比如主打證件照的“今天照相館”,線上課499元/16節課,線下的面授課則要價9900元/10節,為期5天,在鄭州進行,路費和食宿都由學員自理。

在C站詢問定價依據時,“今天照相館”的客服回答:“面授課就是貴,線上課是錄好的,你也可以自己看線上課,有問題再向老師提問。”

陳星星告訴C站,由于攝影行業內并不存在資格認證考試,所以教學門檻也被相應放低,“有人喜歡你的照片你就可以開課,99塊、100節課的那種也有,整個培訓市場參差不齊”。

盡管最開始從“網紅照”中獲得了初始流量,但陳星星認為,所謂“網紅”其實是不可持續的,“至少對攝影師來講沒有什么發揮的空間,說白了,大家都是拍這樣的,那干嘛要找你呢?”

44則認為,“網紅”的趨勢背后是商業,“買了這個東西就會獲得成功,拍這樣的照片就會更美,實際上也是商業先散播了這種焦慮。”

從攝影師、模特到商家,網紅照制造出一種“流行”的幻覺,讓造風的人從中獲利。

掏出手機,學抖音上的網紅打卡一張旅游照,可是,拍完照之后,這趟行程還剩下什么?我們真的從這些照片中得到快樂了嗎?


技術支持:湖北報網新聞傳媒有限公司

今日湖北網版權所有 鄂ICP備13014481號-1 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7190) 備案號:42010602003527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
今期开码结果开奖今晚